中俄聯盟抗美 新冷戰威脅再起

一旦俄美關係改善,極可能打破中俄同盟的關係。中國的經濟崛起已經成為美國,在俄國之後,視為是挑戰美國霸權地位的一種嚴重威脅。除了擁有龐大的市場,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的經濟實體,除了美中貿易關稅大戰外,加上意識形態的對立,美中關係比過去與現在的美俄關係還要糟糕。

中國習近平主席參加在俄國在遠東的符拉迪沃斯托克(Владивосток,中國稱海參崴)舉辦的「東方經濟論壇」,與普丁見面磋商遠東、亞太與全球戰略布局。在美中貿易關稅大戰砲火連連,中俄兩國又被美國2018年出版的「國防安全報告」列為潛在的敵人之際,此次東方經濟論壇元首會面,「中俄聯盟」態勢已經讓西方社會對感受新冷戰時期的威脅。

原本外界盛傳習近平將訪問朝鮮,出席朝鮮建國70週年大慶,最後習派栗戰書做為代表,自己反而率領600名中央、省級與國企幹訪問俄羅斯,除了時間上的衝突外,也說明在習近平心裏,普京的地位遠比金正恩重要得多。

自2015年俄羅斯總統普京召開「東方經濟論壇」後,已經連續舉辦四屆,都由普京親自主持論壇。這是普京向世界推廣遠東的措施之一,主要是邀請中國、日本、韓國、蒙古等國,促進俄羅斯和周邊國家的合作,當然也期待西方國家的參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韓國國務總理李洛淵、蒙古國總統巴特圖勒嘎都是本屆東方經濟論壇的貴賓。

這屆論壇以「遠東:更多機遇」為主題,參與國家數量遠超以往,出席人數也破紀錄,共有60多個國家的5000多名代表參加。主要圍繞四大專題:「投資者支持機制」「遠東優先領域」「為改善民生創造條件」和「全球的遠東:國際合作項目」。

習近平在論壇中以「共享遠東發展新機遇 開創東北亞美好新未來」為題發表演說,除了闡述在2017年,中國同俄羅斯遠東聯邦區貿易額超過77億美元。中方參與遠東跨越式發展區和自由港項目30餘個,規劃投資超過40億美元。中國已經成為俄羅斯遠東地區第一大交易夥伴國和第一大外資來源國。

也意有所指的表示「當前,國際形勢深刻複雜變化,強權政治、單邊主義、保護主義抬頭。東北亞地區六國人口占全球人口23%,國內生產總值占全球經濟總量19%。一個和睦、互信、團結、穩定的東北亞符合各國利益和國際社會期待,對維護多邊主義、推動國際秩序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也具有重要意義。」

中國承諾未來要大力推動小多邊合作、次區域合作。中日韓、中俄蒙等三方合作都已取得良好成效。支持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絲路基金提供項目資金保障噢各方深入研究開展其他多邊和次區域合作的可能性,推動更多實實在在的專案落地實施,給地區人民帶來更多實惠。

中國官媒央視在總結習近平這次訪俄成果時說,兩國元首在親密友好的氛圍中大範圍、小範圍、一對一地長時間溝通交流,對中俄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進一步發展作出部署,就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進行對表。雙方同意保持戰略定力,密切戰略協作,捍衛中俄兩國自身和國際社會共同利益。

儘管中俄兩國在歷史問題,在領土爭議上,以及在意識形態上,存有各自戰略目的的猜疑,但就目前而言中俄兩國關係是穩定,特別是近期美中貿易大戰與美俄關係交惡下,習近平拉攏同受美國打壓的俄羅斯,共同對抗美國自然成為習近平在外交和地緣戰略的不二選擇。當然,拉攏中國共同對抗美國,也成為普京的戰略選項之一。

中俄兩國過去是以「俄國為主、中國為從」的關係,但隨著中國經濟崛起與俄羅斯經濟衰退,中俄角色在逐漸在轉換。從中國舉辦的「上海合作組織」參加的國家與規模,都遠比俄國主辦的「遠東經濟論壇」來得盛大。尤其是習近平上台後,一帶一路倡議讓中國在外交與戰略上已經成為主導地位。但是俄羅斯不願成為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周邊國家,堅持強調俄國也在中亞進行西伯利亞開發計畫,未來將與中國一帶一路鐵路計畫「對接」。

「中俄抗美聯盟」究竟會走多遠?要取決於美國。一旦俄美關係改善,極可能打破中俄同盟的關係。中國的經濟崛起已經成為美國,在俄國之後,視為是挑戰美國霸權地位的一種嚴重威脅。除了擁有龐大的市場,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的經濟實體,除了美中貿易關稅大戰外,加上意識形態的對立,美中關係比過去與現在的美俄關係還要糟糕。

美國過去對付俄國,僅能祭出貿易制裁,孤立俄國,但俄國早已經習慣,頂多就是不理會美國的制裁;但中美之間,從貿易到產業,從外交、軍事到地緣政治,依存或對立關係之錯綜複雜,中國不太可能孤立自己,也不會不理會美國的各項制裁,適當時機也會做出反擊。預期中美這種新型態的「冷戰關係」會持續下去,一直到分出勝負為止。(引自9月17日【Yahoo論壇/陳建甫】中俄聯盟抗美 新冷戰威脅再起)

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老戲重演

「千人計畫」,是中國在2009年因應國家發展戰略,在海外針對高層人才的吸引計畫,用各種「籠絡」來「吸引」優秀中國籍或是美國籍,像是提供「具競爭力」的薪酬,最先進的研究設施和誘人的頭銜,尤其歡迎「美國籍的華人科學家」願者上鉤。

中國對港澳臺適用「居住證」,引發台灣內部有不同的看法,當然有安全問題、或擔心被滲透。但弔詭的是,中國中央反而「下達命令」要求中央和地方媒體「必須」集體收看9/15(六)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對反臺灣間諜工作集中報導」和《焦點訪談》「臺灣間諜情報活動」的專題報導。該報導說台灣利用金錢、美色大量對中國進行間諜行為,中國有意再把這種「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的戰爭延伸到兩岸來。

中國為吸引海外高層人才(中國間諜)於2009打造「千人計畫」策略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正全面「清查」所有跟接受中國政府「各種優惠待遇」的旅居外國中國學者,不少名列「千人計畫」的中國學者已遭逮捕、驅逐出境或拒發簽證,人數正在增加中。

「千人計畫」,是中國在2009年因應國家發展戰略,在海外針對高層人才的吸引計畫,用各種「籠絡」來「吸引」優秀中國籍或是美國籍,像是提供「具競爭力」的薪酬,最先進的研究設施和誘人的頭銜,尤其歡迎「美國籍的華人科學家」願者上鉤。

美國的學術自由被千人計畫干預 故進行掃蕩

在今年六月,美國參議院委員會舉行聽證會「千人計劃:中共滲透和利用美國學術界的運動」(A Thousand Talents: China’s Campaign to Infiltrate and Exploit U.S. Academia),後來又覺得這標題「太針對」中國了,所以改為「學生簽證誠信:保護教育機會和國家安全」(Student Visa Integrity: Protecting Educational Opportunity and National Security)。參議院就是調查這些「中國職業學生」佔美國的「學術自由」的便宜,來竊取關鍵技術和專業知識。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當然「趁勢」掃蕩一下在他們眼皮底下「作鬼作怪」的中國間諜,據傳FBI拿著中國的千人名單調查作誓言「一個都不留」(then there were none),已在美國德州休斯頓醫學中心、美國通用電氣公司(GE)、美國維吉尼亞理工大學「傳出災情」。而這些「中國優秀學者」永遠將被「烙印」下「中國間諜」的陰影,沒有辦法「再待在」西方,就真的只能「回中國」了。

不僅中美戰火從貿易燒到人才 連全世界也在中國化

中美貿易大戰,從貿易延燒到「人才」,甚至涉及國家安全領域,看來,全世界真的都在學「中國化」:抓間諜,人人有責。美國抓華籍的中國間諜,中國抓被台灣收買的中國人間諜,但這是威嚇在中國的台灣人。

「居住證」是符合中共二手策略又能吸引台灣人成為準國民的軟政策,但經過民主化的台灣人,如何成為中國的「順民」?而間諜罪名就是比硬還要硬的表現,可如果踩到中共的紅線,就有可能成為「台灣間諜」,台灣人不可不小心。(引自9月17日放言洪耀南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老戲重演)

中美大戰 東協得利 各國伺機而動

越南政府決定,不辦亞運這種鋪張、奢華的地區型運動賽事,而是要吸引更多國高層、國際組織與大型集團企業領袖參加的峰會,可以深化與夥伴合作關係的平台。

日本戰國時期的大名,武田信玄在拜訪快川紹喜和尚時,述說他引自《孫子兵法.軍爭篇》:「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震」的觀念,設計出「風、林、火、山」的旗幟,計畫要把武田軍訓練成「其疾如風」:軍隊行動快速如風。「其徐如林」:軍隊行動緩慢時,猶如嚴整的森林,肅穆寧靜。「侵掠如火」:進攻敵人時,像燎原烈火,猛不可當。「不動如山」:部隊駐守時,像山嶽一樣,不可動搖。

2018年美中爆發貿易大戰以來,整個亞太局勢宛如武田軍的「風、林、火、山」的旗幟。美國川普宛如熱火旗幟般,對美中貿易長期逆差不滿,要對中國不公平貿易祭出關稅制裁;盡管習近平手裡面可以報復美方的籌碼不多,但是中國卻不動如山,要跟川普打持久戰;日本安倍首相就像是疾如風的旗幟,除了偶而站在美國這一邊,卻不斷地向中國示好,還開闢新的區域經濟整合組織,例如CPTPP,或具戰略意涵的「四方安全對話」(QSD)。

在美中貿易關稅大戰期間,美國與中國也同時跟東協國家示好,希望東協各國能夠加入彼此的陣營。但是東協十國家卻宛如森林的樹木,團結一致,既不要得罪美國,也不得罪中國,這些以出口為導向的東協國家,都想從這場美中貿易關稅大戰裡獲益。2018年9月11-13日在越南河內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東協峰會」(World Economic Forum on ASEAN,WEF-ASEAN)就是最佳的證明,

此次世界經濟論壇是以「企業家精神和第四次工業革命」為主題,關注如何適應所謂的「顛復性技術」,如自動化和人工智慧等這些可能取代人類就業機會的技術。印尼的總統佐科維多多、柬埔寨新當選的強人首相洪森和緬甸實際的領導人翁山蘇姬都親自出席。除了東協國家,韓國和日本外交部長也參與主持會議,討論北韓緊張局勢和區域安全問題。

這是繼2017年APEC峰會後,越南藉由「世界經濟論壇東協峰會」(WEF-ASEAN)展現經濟、外交與政治的實力。此峰會以「東協4.0:企業精神與第4次工業革命」為主題。越南總理阮春福特別發表「2018年WEF-ASEAN峰會:第4次工業革命下攜手建設東協共同體」專文,彰顯越方的多元對外政策,有助提升越南在國際的地位。

峰會則是尋求與營造在第4次工業革命下,東協在區域經濟發展的新動力,並促進永續和包容成長,以及透過數位化加強東協及與區域、世界接軌,維持東協經濟共同體健全成長,持續發揮核心作用。越南和東協領袖、世界經濟論壇與企業代表們,也針對「韌性與創新」這項主題,討論如何提高東協國家的韌性及面對世界和區域挑戰的因應能力。

世界經濟論壇指出東協受益於自由貿易,在2007年至2014年期間,東協貿易增長近1兆美元。主要受惠與中國在經貿合作上的緊密關係,不過東協國家也注意到不能只倚靠中國。越南政府就提醒各國企業應該按「中國加一」策略,在中國之外開發另一個亞洲國家市場,東協國家普遍認為,中美貿易戰對他們有利,原先在中國製造產線可能轉移到東南亞。

兩年前,越南以準備不及婉拒舉辦亞洲運動會,改由印尼接棒,但是2017與2018年接連舉辦APEC與WEF-ASEAN兩項峰會與論壇。彰顯越南政府在決定究竟要舉辦亞運或是峰會之間的取捨。最後越南政府決定,不辦亞運這種鋪張、奢華的地區型運動賽事,而是要吸引更多國高層、國際組織與大型集團企業領袖參加的峰會,可以深化與夥伴合作關係的平台。

2018年底,東協10國與中國、澳洲、印度、日本、韓國和紐西蘭《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可望結束,東協國家的經濟與戰略位置越來越重要。過去越南只能依靠中國的外交與經濟協助,才有機會讓世界或亞洲看得到越南,但隨著越南經濟實力大幅提升,越南已經開闢出更多元化的對外政策,除了展現自身的經濟與外交實力外,更彰顯越南在東協與亞太的戰略企圖。(引自9月16日【Yahoo論壇/陳建甫】中美大戰 東協得利 各國伺機而動)

中國支持的「瘋狂肯亞鐵路」 怎麼變卦了

這條鐵路要價「不斐」,光第一期鐵路,肯亞總統烏胡魯·肯雅塔(Uhuru Kenyatta) 就花了40億美元,這是肯亞獨立54年來造價最高的基礎建設工程,相當於國家預算的五分之一。當地經濟學家抗議,這條鐵路為什麼比鄰國衣索比亞或摩洛哥類似的項目貴一倍?如果不是為了讓肯亞的政治精英能夠賺取巨額回扣,為什麼不公開進行投標?

今年,許多以為中非論壇上中國扮演著「散財童子」,但實際上,中國並非「來者不拒」。肯亞總統烏胡魯·肯雅塔(Uhuru Kenyatta)滿懷「希望」,期待中國的慷慨會讓他獲得東非鐵路網的第二階段貸款。同時網路瘋傳一位在肯亞的中國企業執行長,對肯亞員工飆罵:所有肯亞人都是猴子,連總統肯亞塔都是猴子。

但就像每一個需要資金周轉的商人來到銀行懷抱希望,銀行永遠不會借給「最需要錢」的人,在下雨時有傘人總是「收傘」,在北京中非論壇上肯亞就上演了這莫非定律的「諷刺劇」。

肯亞,一個非常具有願景的國家,「雄心壯志」計畫總長1062公里東非鐵路: 跨國國際標準鐵路(cross-country standard gauge railway,簡稱SGR),串聯肯亞及周邊鄰國,包括烏干達、盧安達和南蘇丹,他們想證明即使最窮的國家如他們也是有出口「能力」。

這工程分四期:第一期,肯亞奈洛比(Nairobi)和蒙巴薩(Mombasa)港口的鐵路長472公里已經「浩浩蕩蕩」完工;第二期,從奈洛比(Nairobi)到西北的奈瓦沙(Naivasha)即將完工。第三期,再從奈瓦沙(Naivasha)到維多利亞湖岸邊的基蘇木(Kisumu)。第四期,再從基蘇木(Kisumu)擴展到烏干達邊境的馬拉巴(Malaba)。

這條鐵路被暱稱為「瘋狂鐵路」,因為這鐵路原本的路線是英國為了把非洲礦產資源從非洲內陸運出來,鐵路施工期間,4000多人死亡。其中數十人是被獅子吃掉的,包括一名英國男子,他被一頭獅子從床上拖走。而中國在建造這條「瘋狂鐵路」時也同樣遇到「野生動物」的議題,環保團體非政府組織「拯救大象」(Save the Elephants)抗議,施工期間,至少10頭大象被火車撞死。

這條鐵路要價「不斐」,光第一期鐵路,肯亞總統烏胡魯·肯雅塔(Uhuru Kenyatta) 就花了40億美元,這是肯亞獨立54年來造價最高的基礎建設工程,相當於國家預算的五分之一。當地經濟學家抗議,這條鐵路為什麼比鄰國衣索比亞或摩洛哥類似的項目貴一倍?如果不是為了讓肯亞的政治精英能夠賺取巨額回扣,為什麼不公開進行投標?這些問題,「你知我知」,但不願說破而已。

肯亞下次2022年的總統大選,現任總統烏胡魯·肯雅塔(Uhuru Kenyatta)已經將自己的命運跟這條「瘋狂鐵路」綁在一起,他把這「瘋狂鐵路」塑造成自己的一項重大業績,肯雅塔「迫切」需要38億美元來進行第三期工程,他希望這條公路會讓他「名留青史」,在下任前完成所有鐵路網。正當他及他的政府「準備好」所有文件,「趕進度」要完成第三期,此時中國「遲疑」了,這下換肯亞不解了,當初中國非常支持的鐵路網,怎麼到最後被「變卦」了?

現在,讓總統烏胡魯·肯雅塔(Uhuru Kenyatta)非常尷尬,進退兩難,「洗到一半的頭」到底要怎麼辦呢?就跟巴基斯坦一樣,原本以中國「馬首是瞻」,但是突然「抽手」,但是建設的計畫不能停啊,怎麼辦?只好在回頭「拉下臉」跟以美國為首的IMF借錢,大家都想看這些被中國「虛晃一遭」的國家被當猴子耍,這「諷刺劇」怎麼善尾,他們大概也不會想到把自己的命運跟中國綁在一起,結果發現中國可不是講「道義」的國家。(本文引自9月15日上報洪耀南專欄:中國支持的「瘋狂肯亞鐵路」 怎麼變卦了)

美國後院失火

這三國與台灣斷斷交,只是『果』,只是一個指標,因是美國的衰退,是指標是中國在美國地緣政治的實力。看來,這些領導人要好好「選擇」:要「人民幣」或是「美援」,尤其在中美貿易大戰下,牆頭草通常不會有好下場。

中華民國僅存的邦交國,是依附在美國政治實力與影響力下,這是不爭的事實,除了非洲的史瓦帝尼、歐洲的梵蒂岡以外,均處於中南美洲、加勒比海地區與太平洋島國,這傳統上屬於美國的後院。從多明尼加、巴拿馬、薩爾瓦多與中華民國斷交,顯然是美國政治力衰退,中國在此地影響力與日俱增。

日前,美國召回「背叛」臺灣轉而承認中國的三個拉丁美洲國家的美國大使:多明尼加、巴拿馬、薩爾瓦多回華盛頓「討論」美國如何支持中美洲和加勒比地區「強大」,「獨立」,「民主」,這三個形容都是「針對」中國在當地嘗試想「削弱」美國在「自家後院」的影響,使拉美各國經濟「依賴」中國,以及使「操控」拉美政治。

中國與巴拿馬的建交,是趁華府人事異動的空窗期,美國仍對於巴拿馬在與臺灣斷交前,沒有「正式知會」美國,而是美國大使約翰(John Feeley)在發佈記者會一小時前打電話給巴拿馬總統討論些「無關緊要」的事,巴拿馬總統才「順便」「聊到」與中共建交這「小事」。

而這位前大使辭職「以示負責」,因為他不能再「忠實」為川普總統服務了,轉戰媒體遠景(Univision News),他在上星期六(九月八日)接受訪問,說美國這次召回大使是「意義重大」。而薩爾瓦多卻在半年前,就公然舉旗造美國的反,公開與美國對嗆,顯然早已獲得中國暗地撐腰。

「前」美駐巴拿馬大使約翰(John Feeley)認為,召回大使是美國政府向這三個國家和中國政府發出的一個「恰當而嚴肅」的信號,它正在「審查」這三個國家轉向中國的影響,並「擔心」會損害美國的利益。美國最關注「工業」和「商業間諜」問題以及北京利用其「大使館」擴大在這些國家和加勒比海盆地的活動。墨西哥前駐華大使也認為這次的召回大使是「嚴厲的」。

而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也認為召回大使是「非比尋常」,這顯示美國不會「容忍」中國不斷擴大在拉美的影響力,「支持台灣」對維護「美國利益」至關重要。並「預測」美國可能會削減這些國家的「補貼」,而這「預測」已經於上星期三參議員提案,授權國務院可以「暫停」或「減少」美國對於這些「背叛」國家的美援。這消息一出,「馬上」得到洪都拉斯駐台大使的「附和」會「努力」加強與臺灣的關係。

畢竟台灣一路以來都視美國馬首是瞻,在冷戰時期,美國反共,台灣是反共的最前線,在石油高漲階段,台灣提供廉價勞工成為產業外移的基地,在美國高倡民主化、自由化議題,台灣也是第一波跟進,台灣的選邊早已決定。加上中共在蔡英文總統上台之後,更加把台灣推出去,而台美關係二年來進展神速,也是拜中國所賜。

但這三國與台灣斷斷交,只是『果』,只是一個指標,因是美國的衰退,是指標是中國在美國地緣政治的實力。看來,這些領導人要好好「選擇」:要「人民幣」或是「美援」,尤其在中美貿易大戰下,牆頭草通常不會有好下場。(引自9月12日【Yahoo論壇/洪耀南】美國後院失火)

反制中國「非洲黑暗大布局」 歐洲國家應先守護民主台灣

歐洲的前殖民者要負最大責任,如今中國以朝貢體制加上西方殖民主義,讓被援助國家自動陷入被殖民的體系。歐洲國家應該優先捍衛民主國家以免被中國模式輸出所衝擊,所以要預防非洲被中國化,要優先守護民主台灣,才能有效捍衛民主世界。

在中非合作論壇(Focac)期間,習近平「大方」送上六百億美金給非洲當大禮,這使得「歐洲」非常「緊張」。因為歐洲可是原本的「殖民母國」,法國、德國、英國看到自己的影響越來越不如中國,心裡很不是滋味,德國媒體說:「歐洲不能將非洲拱手讓給中國,歐洲必須採取一些措施」而這些措施是希望非洲各國「迷途知返」,要知道中國的好,是「犧牲」人權、社會保障、環境這些歐洲「引以為豪」的價值為代價換來的「假」榮景。

德國《新奧斯納布呂克報》以中國是為了自身利益來「擁抱」非洲為題評論,確實,東加也在八月提出太平洋各島國應要求中國,註銷他們根據北京對外援助計畫取得貸款所積欠的1.17億美元債務。結果,《環球時報》「潑冷水」寫道:「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有借無還再借免談。沒幾個國家能承受得起信用破產的後果。」後面又寫到,大國(指中國)有責任要對外援助,但這種事要「考慮經貿合作的潛在收益」。白話一點,太平洋諸國還沒有「有價值」到中國願意「買這單」。這也表示,在中國眼中,非洲「超值」這六百億美金。

針對中國對於非洲的「虎視眈眈」,瑞士《新蘇黎世報》以「北京出口發展模式,並附送中國價值觀」為題,大聲疾呼「相比西方民主國家,環保、人權、政治透明對中國本來就不那麼重要。」中國的發展援助,就像其政治體制一樣地不透明。這些錢最終流去了哪裡、誰受益於這些投資專案、工程的負面影響有哪些,很難說清。像是,美國有《反海外腐敗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等法規,專門規管美國公司在外國不可以用賄賂等不正當方式在當地取得合同,但中國就沒有類似的法規。

中國這些援助的貸款,大多的資金「轉一圈」又會回到中國國企手中,這些承攬基礎建設的國企,也是從中國購買所需的原料及派出中國的勞工。當被援助的國家沒有能力償還,就以債轉股(斯里蘭卡模式),或入股當地國的自然資源,尤其非洲豐富的石油資源。這些國企接手的基礎設施項目一定是與中國內部「同步」的,「書同文,車同軌」,更是「便利」其他中資企業進入當地市場,非洲絕對是下一個人口眾多的「新興市場」。

歐洲並苦口婆心「提醒」中國援助專案最終是否能有效促進當地國的發展,這都是未知數,更不要說償債壓力會是當地國經濟穩定與後續發展的隱憂。歐洲各國更害怕非洲各國看見「中國經濟奇蹟」,有心「效法」中國式發展,也就是,中國企業可以獲得國家提供的資金及益助,這也意味民主及透明性越少越好、國家資本主義及黑箱越多越好。

今日非洲,歐洲的前殖民者要負最大責任,如今中國以朝貢體制加上西方殖民主義,讓被援助國家自動陷入被殖民的體系。歐洲國家應該優先捍衛民主國家以免被中國模式輸出所衝擊,所以要預防非洲被中國化,要優先守護民主台灣,才能有效捍衛民主世界。(引自上報,9月1日,反制中國「非洲黑暗大布局」 歐洲國家應先守護民主台灣)

一場天災,各自表述

台灣的媒體在報導此事件時,不管就批判的角度與報導取捨的方式也不同。一場天災,各自表述,除了可以順便檢視台灣與日本政府、民眾與媒體是如何檢視自己與如何面對自然災害外,不同國家的旅客,不同形式的旅遊方式,以及不同立場的報導,也反映出一個國家對另外一個國家在面對天然災害的「刻板印象」。

9月1日是日本的「救災日」。從昭和35年頒布後,不管是在學校或是在職場上,日本學生與民眾都會被教導要如何因應地震,颱風與海嘯等天然災害。這個只紀念不放假的日子,是要民眾牢記在大正12年9月1日發生的關東大震災,提醒日本民眾需要從過去防災與救災的血淚中記取教訓。

日本民眾普遍相信,只要按照在課堂或職場上的防災教育法則,排隊遵守秩序,自然就會提高獲救的機會。遇到在天災時,只有自己可以救自己,只要大家合作,就可以安然度過。外國遊客遇到天然災害時,除了會抱怨運氣不好外,會立刻想更改行程,最好立刻逃離災區,但是當大家都有志一同、爭先恐後地選擇逃離災區時,有時候反而會造成更大的意外與傷亡。

相反的,關西在地的居民因為沒有地方可以逃,所以比較坦然、願意面對災害以及日後漫長的重建工程。所以在面對災害時,旅客,特別是外國或外地來的旅客,通常是最煩躁的一群,只要有機會,就會選擇逃離災區。

各國政府在面對著地震等天災時的態度也不同。日本政府會呼籲民眾保持冷靜,只要遵守防災準則,相忍包容,相信政府,過一段時間後,都可以存活下來。其他國家因沒有經歷過類似的天然災害事件,所以民眾對政府的要求就相對的高。

台灣政府通常被要求需立即下令協助災區居民,或頒布各項緊急救難措施,但有時反而會給災民太多的期待。譬如要求政府立刻展開救援,可是哪個地方才是最需要立刻救援呢?然後,政府又會再推交給專業人士去判斷。在福島大地震的時候,日本天皇也是在旁耐心等待,一直到安全無慮下,才親自到災區去慰問災民。

不同國家的旅客在面對天然災害時也會有不一樣的反應。對於習慣「團進團出」的中國旅客,必須要有導遊,必須要有領導來指引大家,接下來大家要如何面對天然災害。至於以散客或是以自由行為主的台灣旅客,就要自己決定是否要變更行程。

在災後訊息混亂且惡劣的環境之下,通常有組織的集體行動,反而是可以讓大家保持冷靜,最後經過決議找到一條出路,而習慣自由行的台灣旅客,在面對阻礙或天然災害時,就得八仙過海,各憑本事。

台灣與中國的駐日外交官在面對這場天然災害事件時,處理的態度也不同。中國駐日外交官很怕這些中國旅遊團,在面對天然災難時,團員會被一些意見領袖所帶領,做出不理性的行動,例如過去常見因班機誤點或取消,而發生的集體霸機行動,所以他們早就有防範類似不理性行動的機制。

台灣旅客因大多屬於散客或自由行為主,所以台灣駐日代表處就交代各旅行社,比照過去因颱風取消班機的作法,或許也覺得行程是要交由旅客自己來決定,而忽略在機場外配置緊急救援的機制,導致被國人指責根本毫無作為。

台灣的媒體在報導此事件時,不管就批判的角度與報導取捨的方式也不同。一場天災,各自表述,除了可以順便檢視台灣與日本政府、民眾與媒體是如何檢視自己與如何面對自然災害外,不同國家的旅客,不同形式的旅遊方式,以及不同立場的報導,也反映出一個國家對另外一個國家在面對天然災害的「刻板印象」。

不是每一位台灣旅客都像謝長廷代表那樣深入了解日本政府救援體制與民眾已經具備獨自面對天災的能力;不能以日本人長期培育的防災教育與經歷,要求台灣旅客必須安靜等待,畢竟在台灣的教育體系或在職場上,並沒有類似教導要大家要如何應對巨大天然災害。

當代表處跟台灣旅客、媒體之間的對天然災害處置的認知有明顯不同時,謝代表是否也能安靜下來,虛心地接受外界的質疑與檢驗?(引自9月10日,蘋果日報陳建甫:一場天災,各自表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