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下架「TikTok」(抖音)?

Icons for the smartphone apps TikTok and WeChat are seen on a smartphone screen in Beijing, Friday, Aug. 7, 2020.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as ordered a sweeping but unspecified ban on dealings with the Chinese owners of the consumer apps TikTok and WeChat, although it remains unclear if he has the legal authority to actually ban the apps from the U.S. (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圖片來源:AP

美國總統川普上周四(6日)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居民使用「TikTok」(抖音)APP,或是與其母公司中國大陸企業有任何業務往來。45天後,違反規定者,將受到處罰。這是有史以來,美國政府以行政命令方式封殺一個在網路平台上的企業。 

「TikTok」(抖音) 是由中國北京字節跳動科技公司(ByteDance)所推出的短影片手機社交軟體。在中國境內的版本為「抖音」,在海外市場的國際開放版則稱為「TikTok」。兩個版本基本功能相同,但用戶群體、伺服器限制與言論規定則以中國(文)為界,切分成不直接相聯的平行世界。 

川普透過行政命令將網路區分為「中國」和「美國」兩大板塊,之所以「要下架一個APP應用程式,是因為「TikTok」可能被運用在散布假消息,以便讓中國共產黨受益。」難道下架「TikTok」就能夠讓「假消息」(fake news)匿跡?被川普指名假消息製造者的CNN記者,還不是每周會在白宮記者會中如影隨形嗎? 

川普指控「TikTok」收集到的用戶資料,「有令中國共產黨取得美國人個資之虞,由此中國可能追蹤聯邦雇員和承包商的位址,建立起個資檔案,進行黑函攻擊或企業間諜行為。」不管是臉書、YouTube、Instagram 、Google每個網路平台,在登錄前都會詢問使用者的個人資料,建立檔案作為後續登錄的依據。侵犯個資只是一項說詞,下架「TikTok」真正的原因是它來自「中國」。 

繼印度全面下架「TikTok」後,美國這次對「TikTok」下手,不管未來是賣掉或關閉?或是由微軟收購談判的傳聞,這對向來強調自由市場的美國而言,都是一個不尋常的動作。不過,從美中貿易大戰後,美國將中國視為主要威脅美國霸權的威脅者後,在外交與軍備競爭後,科技與訊息戰正逐步在醞釀,例如繼要求英國盟友封鎖華為5G科技戰後,45天下架「TikTok」勢必掀起新一波網路平台的訊息大戰。 

「TikTok」是社交軟體影音平台的後起之秀,被YouTube 和 Instagram等視為是主要競爭對手。之所以能夠異軍突起,除了具有中英文雙介面,憑藉著中國境內龐大用戶數市場的優勢,抖音早已經取代YouTube,更打臉YouTube主推專家短講、知識傳布與教學的弱項,其內容略頗為枯燥、無聊,即使已經縮短時間,但動輒6分鐘以上的影片,已經無法吸引新世代喜好「速時尚」青少年社群的青睞。 

又以30秒到1分鐘極短篇影音訊息更受網友點閱與討論。由使用者自製上傳或宛如「偷窺般地」觀看他人在網路上發布的訊息,恰好可填補現代人滑滑手機、打發時間的空檔。「TikTok」內建不少特效功能,即使不是專業網美或直播行家,用戶也能打造出具有特效的影片效果,於是瞬間的打開海外市場,透過串聯分享,讓用戶能夠在各種時間與地點,透過這些極短篇的影音檔,填補那一雙雙過動般的眼球,消耗滑手機片刻的私人空檔時間。 

不管是英文版的「TikTok」或中國境內的「抖音」都可以根據使用者的喜好,推薦下一個可能會吸引眼球的視頻。配合這項功能,「TikTok」或抖音需要蒐集大量的用戶資料。其實這項技術早已經用在臉書,會根據過去臉友喜愛的評論內容出現你的面前,也會根據使用者的手機GPS位置,跳出當地著名的商店或引導出相關的廣告,例如:汽車、餐廳、旅遊或建案,以及各種購買過或瀏覽過的商業廣告連結。這些用大數據連結的功能,其實也被運用在YouTube平台,由大數據串流影音所推薦給你可能會喜歡的歌曲。 

「TikTok」或抖音作為串連平台的後起之秀,自然集前輩功能於一身,也發展出只要打上的歌詞、節奏,就可以進入抖音的資料庫。資料搜尋功能也讓抖音飽受可能違反資料保護法規的困擾。根據報載,2020年7月,美國司法部就調查是否違反保護兒童隱私協議。南韓通訊委員會也於7月認定它未經父母同意就收集14歲以下兒少的資料,罰款 1.86億韓圜(約新台幣498萬元)。 

除了可能違反保護兒童隱私協議外,美國下架「TikTok」背後的另一項的理由是基於國家安全。由於中國可依據香港制訂的《國家安全法》要求香港抖音移交外國用戶資料。愈來愈多人懷疑,「TikTok」是否淪為中國間諜工作的一環。 

為了不願放棄海外市場,「TikTok」也頻頻祭出「去中國化」的措施,例如邀請美國籍前迪士尼高級主管,出任北京字節跳動公司的營運長及「TikTok」的執行長。隨後又傳出計畫將總部搬到英國倫敦。現在又傳出可能由微軟或其他美國公司買下,讓「TikTok」能斷尾求生。但從結果論來看「去中國化」的努力,仍無法避免被美國封殺,中國境內市場,究竟只是一座「湖泊」,還是根本就是另一座「海洋」?過去中國以各種手段阻礙國際企業進入,現在又憑藉這廣大的消費市場餵養國內的企業,然後又逐步地到海外與國際企業競爭。「TikTok」被迫下架,只是增加中國企業和美國市場兩造角色互換的案例。 

美國內部對政府高度干預市場運作的做法也感到存疑。川普總統原先對此併購案是抱持反對的立場、然後又同意,甚至又要求「媒合併購」的佣金。但是下架「TikTok」已成為一項警訊,究竟網路世界是否仍然具備公開與自由的空間? ( 引自2020年8月11日 【Yahoo論壇/陳建甫】8月11日  )

作者: 陳建甫

NSPBRI員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