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兩難

北京應如何扭轉香港社會中對粵港澳大灣區融合不滿的民意,問題其實應該還是在北京本身,雖然北京派駐大量人力、投入大量維穩經費,但北京似乎一直看不到問題的癥結點,以致於情勢的發展和他們規劃的都不一樣。北京應該傾聽香港民意,以及重新省思粵港兩地經濟發展的原因與結果,放下自己的主觀認定與本位主義,因為那只會讓香港與北京的鴻溝更形擴大。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畫綱要》的公佈,如何讓香港融入大灣區成為了顯學。北京期待透過經濟融合帶動制度整合,大灣區將因金流、人流等要素整合而逐步密不可分,進而促使生活模式趨同而人心凝聚。最終在「人盡其才,地盡其利,物盡其用,貨暢其流」的狀態下,超越「一國兩制」達到「一國良制」的目標。大灣區的佈局,戰略上可以反擊美國的圍堵及化解港獨的崛起,戰術上可以推進粵港一體化的全面發展,確實有其宏觀與微觀的縝密安排。

日前香港媒體報導,廣東在近幾年來全大陸的公共安全開支,也就是俗稱的維穩費,佔大陸31個省市自治區地方總維穩費的11%,不僅是第二大的江蘇的1.7倍,更是高壓維穩的新疆的兩倍有餘;尤其在習近平總書記執政後,廣東一直保持維穩開支之冠,年均成長達13.7%,這必然與香港的情勢有密切的聯結。其中,港獨思潮近幾年的抬頭,相信是維穩經費不斷成長的主因,但北京能否透過大量的維穩經費就消弭港獨於無形,恐怕也不樂觀。也因此,才有大灣區整體的擘畫,透過融合來保持北京對香港的控制。

回歸之後的香港歷經了亞洲金融風暴以及 SARS的襲擊,香港的經濟發展受到了嚴重的挑戰,北京政府以開放陸客自由行以及與香港簽訂CEPA作為支援香港度過難關的解方。除了經濟之外,北京當然也希望透過與香港更多的來往與融合讓香港不僅僅是政治回歸,也能達到「人心回歸」的目的。但融合從來就不是一件易事,對香港社會來說一直有一個兩難的困境,它密切依賴於陸港經濟合作,但同時卻也深受其在社會與政治上的影響。僅以陸客自由行為例,自此政策實施以來,確實對香港經濟產生助益也提供了就業的契機,但卻也帶來一連串的社會問題與摩擦。而如今在大灣區融合進一步推動下,光因廣深港高鐵的開通以及港珠澳大橋的啟用,香港在一月由大陸訪港旅客人次高達554萬,比起去年同期的411萬人次成長34.8%,而整年度人數可能比去年再提高2%,達到5, 212萬人次,龐大的人數很難認為這不會對香港產生更多衝擊。

因此,根據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有關港人對自由行看法的最新調查,超過六成的民眾認為目前大陸自由行旅客已經超出香港的負荷,超過五成的民眾認為自由行旅客對日常生活造成不便,有三成五的民眾對陸客的印象變差;值得注意的是,有四成的民眾認為應該限縮自由行政策,即使會對香港的經濟與就業產生衝擊,其中八成的受訪者仍然支持限縮政策。民調的結果,若對照日前香港政府積極配合大灣區融合的說法,卻又無法針對現存的問題積極調節,不難想見日後民眾對融合政策的無奈與不滿,將成為陸港社會的矛盾及發展的窒礙。長期的兩難困境,實難對大灣區未來的融合發展感到樂觀,也必然再次為維穩經費的提高奠定厚實的基礎。

北京應如何扭轉香港社會中對粵港澳大灣區融合不滿的民意,問題其實應該還是在北京本身,雖然北京派駐大量人力、投入大量維穩經費,但北京似乎一直看不到問題的癥結點,以致於情勢的發展和他們規劃的都不一樣。北京應該傾聽香港民意,以及重新省思粵港兩地經濟發展的原因與結果,放下自己的主觀認定與本位主義,因為那只會讓香港與北京的鴻溝更形擴大。(本文引自3月21日【Yahoo論壇/蕭督圜】香港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兩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