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烏地阿拉伯江南案背後

哈紹吉專欄標題是【沙烏地阿拉伯,過去未必如此高壓,如今則已是可忍,孰不可忍(Saudi Arabia wasn’t always this repressive. Now it’s unbearable.)】,副標寫道「我高聲發言,因為我們沙國人應該要有更好的待遇(I’m raising my voice because we Saudis deserve better.)」。這讓王儲「芒刺在背」,「有更好的待遇」?這已經為王儲認定,哈紹吉有「貳心」,要推翻沙烏地阿拉伯王室的「野心」。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阿拉伯籍記者賈邁.哈紹吉在10月2號進入阿拉伯駐土耳其領事館「被失蹤」事件中,所有證據幾乎都指向沙烏地阿拉伯的王儲殿下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國際稱MBS ),王儲殿下與哈紹吉的糾結,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哈紹吉「非死不可」呢?

支持民主制度的哈邵吉研究中東權威 不滿王儲殿下專制掌權

首先,大家必須認知到哈紹吉並非「平凡的記者」、「市井小民」。相反的,他的家族也算是「金枝玉葉」之後,所以他才會跟同是阿拉伯「豪門中的豪門」掌握沙烏地阿拉伯「營建大權」賓拉登的家族熟識。簡單介紹一下哈紹吉家族,他的爺爺穆罕默德(Muhammad Khashoggi)是沙烏地阿拉伯開國國王伊本.紹德(Ibn Saud)的御用醫生,他的叔叔阿德南(Adnan Khashoggi)則是軍火大王,他的姑丈法耶茲(Mohamed Al-Fayed)掌握英國百貨業的王國。

哈紹吉有美國印第安納州立大學的學歷,又有家族的背景,使他可以「接觸到一般人無法接觸到的事件」,讓他成為華盛頓特區研究中東的權威消息來源。有西方的留學經驗,使他對於民主制度是懷抱「希望」的,雖然他沒有正式承認他是「穆斯林兄弟會」(支持民主制度)的成員,但他的年輕時代的朋友「信誓旦旦」說「他就是」。

年輕的哈紹吉遇到他「人生中的貴人」-沙烏地阿拉伯圖爾基阿爾法薩爾親王(Turki al-Faisal)。當時,圖爾基親王是沙烏地阿拉伯的情報頭子,親王普林斯頓、劍橋、倫敦大學的留學經驗,使他看中一樣有受過西方教育的哈紹吉,一直提拔他。親王他從1979年穩坐「情報局長」位子長達23年,事有「蹊蹺」」的是在「911攻擊」前十天「突然」被「替換」。事後不少證據都顯示他為「聖戰組織」提供資金援助,突然被「換將」,則是因為沙烏地阿拉伯王室見苗頭不對,怕美國之後「憤怒之火」燒到沙烏地阿拉伯。在「911事件」後圖爾基親王被「流放」到美國、英國當大使,哈紹吉「一路相隨」負責圖爾基親王的媒體公關業務,奠定了哈紹吉日後在華盛頓特區遊走的「基石」。因為跟在圖爾基親王身邊,哈紹吉學習到如何做情報,做組織,和媒體,以及更重要的是,圖爾基親王為他打開民主組織「大門」,哈紹吉不只有「理想」、有「人脈」,更有組織的「手段」。

哈紹吉為什麼一直「針對」王儲殿下(MBS)大肆批評呢?他「穆斯林兄弟會」的色彩,對於威權本來就看不慣,對王儲掌權的專制方式感到不滿。

哈紹吉與王儲「唱反調」戳破」其偽「清新開明」形象成為暗殺黑名單

這位年輕的王儲殿下(MBS)在剛上台時,在西方媒體上非常「精心包裝」他開明的形象。王儲殿下高舉「反貪」旗號,在今年一月,把沙烏地阿拉伯皇室重要成員325人,拘留在高級飯店麗思卡爾頓酒店(Ritz Carlton hotel)中,要求他們「配合反貪腐」行動,自由還是財富選一個,據說回收超過1000億美元(700億英鎊),有56名「不長眼」的王室成員和商人拒絕交出財產,被捕入獄。還配合英國BBC的「獨家」深入飯店的專題報導,還有美國知名新聞節目六十分鐘(sixty minute)「獨家」專訪王儲反貪的「心路歷程」。王儲殿下(MBS)成功豎立自己在「西方媒體」眼中,「清明又開明」的形象。

但是,哈紹吉偏偏要跟王儲「唱反調」,「戳破」「清明又開明」的形象。哈紹吉開始幫華盛頓郵報寫專欄,將王儲比喻成阿拉伯世界的「普丁」,這讓王儲數百萬美元的媒體公關一下子就「付之流水」,這已經讓他成為王儲的黑名單。再加上,王儲「處心積慮」要與川普家族交好,與川普女婿友誼不為一般,甚至「大力挺」川普中東政策,哈紹吉又「不受控制」的大肆批評川普、以及中東政策,這都讓王儲「忍無可忍」。

甚至,哈紹吉專欄標題是【沙烏地阿拉伯,過去未必如此高壓,如今則已是可忍,孰不可忍(Saudi Arabia wasn’t always this repressive. Now it’s unbearable.)】,副標寫道「我高聲發言,因為我們沙國人應該要有更好的待遇(I’m raising my voice because we Saudis deserve better.)」。這讓王儲「芒刺在背」,「有更好的待遇」?這已經為王儲認定,哈紹吉有「貳心」,要推翻沙烏地阿拉伯王室的「野心」。

哈紹吉在「被失蹤」前,不斷遊走,要成立阿拉伯世界的民主組織(DAWN),串連各阿拉伯地方的民主勢力,成立董事會只差「臨門一腳」,哈紹吉就被暗殺。哈紹吉自己也知道自己有「生命危險」,他曾告訴未婚妻,如果他沒有從土耳其領事館出來,務必要聯繫其在土耳其正義與發展黨(AKP)的「高層朋友」。後續,當然就像上一篇所說,土耳其總統AKP創始人,不斷出來放出王儲殺害哈紹吉的證據。

王儲在哈紹吉事件顯露出恣意在「自由世界」與專權唱反調也有辦法整治你

王儲殿下在哈紹吉事件中展現出,第一,我已經掌握了情報系統。第二,我沒有什麼禁忌,敢和我作對,即使你在「自由世界」,我也有辦法「整治」你。而哈紹吉的貴人圖爾基親王,在接到消息第一時間,立即展現出對王儲的「忠誠」,與沙烏地阿拉伯皇室站在同一陣線,不愧是有經歷過「大風大浪」的情報王,永遠知道什麼是「關鍵」。圖爾基親王雖然難過哈紹吉的死,「親上火線」,在媒體前表示,「沙烏地阿拉伯承諾正義將走上正軌」要有人為哈紹吉的死負責,同時,「非常聰明」的補充道,沙烏地阿拉伯的「繼承順序」不會更動。這讓王儲非常「滿意」,他這位叔父的發言,而圖爾基親王也在第一時間,讓王儲這把刀暫時不會「指向」自己,畢竟,明哲保身。

事件猶如當年「江南案」,只是案情涉及更加複雜,此案將成民主人權糾結的教案。(引自11月8日放言,洪耀南,沙烏地阿拉伯江南案背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