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封城到小區封閉式管理:以空間換取時間的防疫大作戰

In this Feb. 4, 2020, photo released by China's Xinhua News Agency, construction workers labor at the Leishenshan Hospital, the second temporary field hospital being built in Wuhan in central China's Hubei Province. Deaths from a new virus rose to 490 in mainland China on Wednesday while new cases on a Japanese cruise ship, in Hong Kong and in other places showed the increasing spread of the outbreak and renewed attention toward containing it. (Xiao Yijiu/Xinhua via AP)

圖片來源:AP

2019年習近平在新年賀詞中,罕見的說中國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但是在迎接2020年金鼠年之際,卻爆發湖北武漢「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Novel coronavirus),在疫情快速蔓延下,23日更罕見地宣布「武漢封城」,讓世人驚覺中國內部有可能正在複製17年SARS疫情。隨著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蔓延,台股新春開盤就以單日跌幅曾破700點,創下歷史跌幅紀錄告訴台灣股民,中國正在面臨一項前所未有的變局。

從中國公佈的資料指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得到肺炎的重症率約在3%左右,低於SARS的10%,更遠低於MERS的35%。但大多數患者症狀輕微、甚至在非高溫狀態就能夠傳染疫情,病毒毒性強於流感,而且還有轉強的趨勢。雖然浙江省疾控中心新型冠狀病毒檢測團隊,已經於1月24日成功分離新型冠狀病毒毒株,預期在一個月後可以研製出疫苗,但是隨著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讓各界對中國政府是否隱瞞疫情產生質疑。

冬春交替時節本來就是呼吸道傳染病的高發病季節,再加上春節假期長達一周更讓疫情容易擴散。儘管中國政府已經宣布,延緩開工到2月10日,試圖減緩武漢疫情的衝擊,但對台資企業的生產與經營已經造成影響。特別是目前共有46家上市櫃公司在湖北省設立69個據點,其中25上市櫃公司在武漢市共設有28個據點。

全世界科技產業更關注,武漢肺炎疫情是否讓電子資訊產業出現「斷鏈」的危機?其中又以鴻海在湖北(4廠)與武漢的(2廠)最令外界關注。武漢封城後,疫情可能會擴及到整個湖北省。而湖北省北鄰河南省,河南鄭州是鴻海I-phone最大的生產基地,西鄰重慶市,也是鴻海或NB的重要基地。武漢位居河北與重慶的樞紐,當武漢被封城後,原本在武漢工作的外來移工被迫轉往北邊的河南鄭州或是往西到重慶找工作。因此,各界憂慮在開工後,第二波疫情可能才要開始大爆發,甚至有可能會擴及到沿海江蘇省等電子資訊產業園區。

令外憂慮的是,中共中央與地方治理體制,在這次武漢肺炎抗疫行動中幾乎完全失靈。從1月6日到17日,武漢衛建委都公佈「零病例」,事後也證明是謊言,一直拖到1月20日鐘南山記者會後才承認武漢肺炎疫情會「人傳人」。武漢市長周先旺在27日記者會上說,他們要披露疫情,要得到授權才可以。不是他們瞞報,而是上面不讓披露。「上面」究竟是哪一個層級,只有中共高層自己才知道。從春節團拜會上習近平發表講話,不提武漢肺炎,無非是為了維護中央層級領導的威望,製造全國歡天喜地的假象。

在中國大陸工作的台商都人人自危,因為沒有人知道這個疫情是否能完全控住或是會快速的往外蔓延。這次中央各領導小組罕見地交給李克強負責,顯示疫情可能很難在短期就處理完畢。此時此刻,台商會選擇盡量不要到中國,或改以遠距通訊方式來管理在中國大陸的相關業務。17年前SARS所造成和平醫院封館事件讓國人印象深刻,防疫大作戰成為2020年上半年影響兩岸關係最重要的因素。如果疫情擴大可能會加速台商快速的撤離中國,兩岸之間的交流團也都會因疫情停航而暫時中斷。

透過中國內部媒體社群的報導,不僅透漏出中共中央與地方政府對此次武漢肺炎疫情的嚴重輕忽與刻意隱瞞,也顯示出中國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健康醫療與公共衛生防疫的投資項目明顯不足。當1月23日中國宣布湖北省武漢市宣布封城後,引發周邊鄂州市、仙桃市、枝江市、潛江市、天門市,1月24日湖北省黃岡市、咸寧市、赤壁市、孝感市、黃石市、荊門市、宜昌市、恩施市、當陽市、十堰市,1月25日湖北省隨州市陸續的封城。

但是,湖北省武漢等城市的全面封城措施對於控制疫情並沒有實質的助益,因為早在封城之前,已經有5百萬人員隨著春運返鄉到各地。於是周遭各省市地方政府,除了嚴格管制地方醫療物資(這也是造成武漢目前缺乏醫療物資的主因),也緊急發布最新禁令,在各小區進行封閉式的管理,限制人員進出、聚會等手段。例如:2月2日起浙江省溫州市,2月4日起浙江省杭州市、樂清市、寧波市;河南省鄭州市;山東省臨沂市;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江蘇省南京市、徐州市;福建省福州市都採取類似「半封城」式的防疫手段。

在2月3日習近平主持的政治局常委會議,首度在會議中承認防疫存在短板和不足,但仍強調「疫情防控要堅持全國一盤棋下。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堅決服從黨中央統一指揮、統一協調、統一調度,做到令行禁止。各地區各部門必須增強大局意識和全局觀念,堅決服從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及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的指揮」。從武漢封城轉變到各城市小區進行封閉式管理,這場以「空間」來爭取「時間」的防疫大作戰正在中國各省市各地方展開。 ( 引自2020年2月6日 【Yahoo論壇/陳建甫】從封城到小區封閉式管理:以空間換取時間的防疫大作戰  )

作者: 陳建甫

NSPBRI員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