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記者被殺背後的民主派與君權派的鬥爭

為什麼沙烏地阿拉伯皇室與兄弟會「不共戴天」呢?原因很簡單,因為兄弟會的政治主張,直接「挑戰」君主制「政權正當性」。兄弟會一直自詡為穆斯林「民主制度」的守護者,認為統治者也必須要經過「公民同意」,而不是「傳統又老舊」的「君權神授」理論。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阿拉伯籍記者賈邁.哈紹吉(Jamal Khashoggi)在10月2號進入阿拉伯駐土耳其領事館「被失蹤」事件中,土耳其一直都利用「事件發生國」的角色,不斷有「匿名」土耳其官員「放出」暗殺有關的證據以及事件經過的「錄音」,突出土耳其在整個是事件的關鍵角色。

不斷在輿論上曝光的「錄音」是怎麼來的?「關鍵證物」是哈紹吉的Apple Watch,聽說,錄到「事發當時」酷刑和殺戮的經過。問題來了,哈紹吉擁有的是Apple Watch第三代,土耳其不在該設備的網路漫遊範圍,到底是怎麼「更新」到雲端的?CNN報導如果有錄音,應該只會是土耳其本來就裝在領事館的「竊聽設備」。所以,為什麼土耳其「冒天下之大不韙」,被國際指責「竊聽領事館」,也要為哈紹吉「伸張正義」。

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更直接點名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國際稱MBS),這是「野蠻謀殺」(savage murder),弔詭的是土耳其很難得與美國川普在此立場是一致,但不同的是,土耳其媒體也暱稱王儲殿下是骨鋸先生(Mr. Bone Saw,MBS)。土耳其這次是「鐵了心」要跟這位王儲「對著幹」。在這裡要注意,土耳其總統只「針對」王儲,並非對於「皇室」。

其實,對土耳其而言,這不僅是「謀殺事件」而已,而是「政治角力」及「權力鬥爭」,爭的是「理念」,是「區域的領導」。一切要從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說起,這場民主化浪潮將穆斯林的「遜尼派」(Sunni Muslim)分為兩大陣營:一是主張「民主」派的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主張穆斯林教義也可以用「選舉」的方式選出國家領導人,代表人物就是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而遇害的記者哈紹吉也是成員之一。

第二,就是沙烏地阿拉伯皇室為首的「保守遜尼」,目前官方態度是將穆斯林兄弟會視為「恐怖組織」。為什麼是恐怖組織呢?就像「革命前期」需「衝撞體制」,穆斯林兄弟會展現出對於「勇於」「改變」的立場。著名的例子,哈紹吉一直都與已故恐怖組織領袖賓阿登(Osama bin Laden)友好,多次在專欄稱讚聖戰士(Arab mujahideen)「勇於」對抗「邪惡」的蘇聯政府,認為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應該要支持聖戰士。但在911恐怖攻擊後,哈紹吉對賓阿登的稱讚才漸趨於「保守」。

在阿拉伯之春後,穆斯林兄弟成員穆爾西(Mohamed Morsi)贏得埃及選舉。但是,2013年沙烏地阿拉伯皇室支持埃及將軍賽西(Abdel Fattah el-Sisi)推翻埃及民選政府,流放穆爾西總統並實施鎮壓,其中包括屠殺800多名埃及人和數万人的監禁。有趣的是,前任沙烏地阿拉伯國王阿卜杜拉(King Abdullah of Saudi Arabia),是現任國王的哥哥,一直都金援埃及兄弟會,直到2013年才取消,事隔一年後,沙烏地阿拉伯王國才宣布兄弟會是恐怖主義組織,這也是為什麼兄弟會共主的土耳其總統並沒有對於沙烏地阿拉伯皇室太過「疾言令色」。

而為什麼沙烏地阿拉伯皇室與兄弟會「不共戴天」呢?原因很簡單,因為兄弟會的政治主張,直接「挑戰」君主制「政權正當性」。兄弟會一直自詡為穆斯林「民主制度」的守護者,認為統治者也必須要經過「公民同意」,而不是「傳統又老舊」的「君權神授」理論。

土耳其總統對於沙烏地阿拉伯王儲在媒體上「開戰」,除了幫同是兄弟會成員的哈紹吉「討回公道」,更是在向「君主制」的沙烏地阿拉伯挑戰,爭奪穆斯林「遜尼」教派的「領導地位」。(引自11月5日【Yahoo論壇/洪耀南】一名記者被殺背後的民主派與君權派的鬥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