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時代將落幕 川普説話更大聲

梅克爾預先宣布走入歷史,是否意味著一個歐洲共同體將會瓦解的徵兆?歐洲各國政府都面臨嚴重的移民問題,沒有一個政黨或是一個政治家,願意在此刻挺身為這些外來移民,特別是政治或戰爭移民發言時,歐洲各國很有可能變成孤立且鎖國的狀態,反而加速讓歐洲或歐盟國家分崩離析。

根據歐新社報導,德國總理梅克爾10月29日表示,她不會在十二月的黨代表大會尋求連任基民黨黨魁,但會擔任總理直到2021年任期結束,屆時她不會再競選國會議員,也不會擔任任何政治職位。

這訊息讓人聯想到28日黑森邦選舉和半個月前巴伐利亞邦這兩場地方選舉,梅克爾的基民黨和其盟友基社黨都遭遇歷史性大敗,得票率比五年前減少超過十個百分點。梅克爾說,這項決定是為了讓政府專注於未來任務,也讓基民黨為她交棒之後的未來做好準備。梅克爾擔任總理十三年,領導基民黨十八年,她此番發言預示「梅克爾時代」即將畫下句點。

梅克爾的預先下臺宣示,代表在冷戰結束,俄國東歐共產社會集團瓦解後,力挽狂瀾,憑藉著歐盟經濟整合力量崛起的哪一個世代領袖們,將走入歷史。在德國,特別是西德,不僅挽救頻臨破產的東德,歷經十年兩德合併陣痛後,最終創造這波德國經濟的奇蹟,而帶領德國或整個歐盟走向國際舞臺的,卻是一位來自東德的梅克爾。

少了梅克爾的德國,短期可能會陷入一場混亂,小黨或多黨的聯盟,特別當德國缺乏一個持續可發展的政黨聯盟時,這對整個歐盟來講傷害是蠻大。德國各主要政黨聯盟最大的挑戰是來自內部,而非來自外部,特別是德國選民對內政問題的疑惑,特別是面臨右翼政黨的崛起。過去梅克爾提出引以為傲的移民政策,此刻卻成為左右檯面的重要關鍵。

梅克爾走入歷史,誰將會取而代之?英國因脫歐問題,讓首相梅依已經很難處裡內部的矛盾,英國短期很難在歐洲或歐盟還有發言之餘地;至於法國馬克宏也面臨到法國內部經濟與移民問題的挑戰;同時間,北方俄羅斯的普丁也是最後一個任期,內部的挑戰也遠高於外部。所以短時間,歐盟或整個歐洲情勢,將會出現一個真空期,歐洲在全球的話語權將會遞減,短期很難回到梅克爾時期般地引導全世界。

全世界大概只剩下美國川普一個人獨走,即使期中選舉,共和黨並沒有如預期獲得過半,或可能會挫敗,可是川普在國際間的影響力,並不會因期中選舉的挫敗而減少,反而是因為歐盟,德國梅克爾,這上一個世代具領袖魅力的領導人的引退宣言,讓川普總統能對歐盟,甚至全球,有更大的話語權。

日本,從美中貿易大戰一開始就遊走雙方,希望透過貿易大戰獲得一杯羹。安倍政府很早就看穿,這場美中貿易的摩擦,短期可能大家都受害,但是長期,唯一能夠獲利的只有日本企業。所以美中貿易大戰,誰勝或誰敗,對日本企業多是「短空長多」。

相較之下,德國和歐盟則扮演維護平衡關係的籌碼或仲裁者角色,歐盟如果傾向於美國,中國必敗,相反的歐盟如果支持中國,可能這場貿易戰爭可能還會延續下去。

當歐盟的帶頭大哥德國出現沒有領導人或權力真空時刻,其實是對美國是有利的,因為川普並不擔憂中國會增加關稅反過來報復美國,川普憂慮的是,過去西方或歐盟國是否會反過來站在中國那一邊。

梅克爾預先宣布走入歷史,是否意味著一個歐洲共同體將會瓦解的徵兆?歐洲各國政府都面臨嚴重的移民問題,沒有一個政黨或是一個政治家,願意在此刻挺身為這些外來移民,特別是政治或戰爭移民發言時,歐洲各國很有可能變成孤立且鎖國的狀態,反而加速讓歐洲或歐盟國家分崩離析。

未來歐盟國之間經貿矛盾以及移民問題會像滾雪球般的越滾越大,讓一個原本貌似團结的歐盟變得更加脆弱,導致更多的挫敗。未來的人們會紀念這位帶領德國走向高峰,也可能在此刻,讓德國走下全世界舞台的梅克爾。(引自10月30日【Yahoo論壇/陳建甫】梅克爾時代將落幕 川普説話更大聲)

作者: 陳建甫

NSPBRI員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