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右翼全面抬頭!開始任性反移民?

以前那些所謂「政治正確」的語言再次受到「考驗」,像是「貿易要全球化,這樣全球化只是讓中國那些國家佔盡便宜而已」、「我們一定要有基督教的精神去接納移民嗎?即使這些移民使國家財政在艱難的時候更加艱難嗎?」、「為什麼我們要縮衣節食?人民又沒有做錯什麼,該死的是欺騙大家的企業家」、「為什麼我們要為整體歐洲想?先顧好我自己國家就好」。而歐洲人們似乎已經「決定跟隨」他們心底最任性的聲音,他們不要「溫和」,他們要改變。

金融危機與右翼抬頭

德國最新民調,新右派的另類選擇黨(AfD)首次在德國民調上超越社民黨(SPD),成為第二大黨了。十年來歐洲政黨得向右轉?

「危機」的出現就是「轉機」,在十年前的金融海嘯中,逆勢崛起的是來自民眾最深層的任性的聲音「右翼」崛起。人們對於金融系統的不公和對於移民的敵意,反伊斯蘭言論,懷疑歐洲一體性的懷疑這些都成為歐洲「右翼」勢力的「基礎」,而這些疑惑正是金融海嘯所帶給人們重新思考的「禮物」,以前那些所謂「政治正確」的語言再次受到「考驗」,像是「貿易要全球化,這樣全球化只是讓中國那些國家佔盡便宜而已」、「我們一定要有基督教的精神去接納移民嗎?即使這些移民使國家財政在艱難的時候更加艱難嗎?」、「為什麼我們要縮衣節食?人民又沒有做錯什麼,該死的是欺騙大家的企業家」、「為什麼我們要為整體歐洲想?先顧好我自己國家就好」。而歐洲人們似乎已經「決定跟隨」他們心底最任性的聲音,他們不要「溫和」,他們要改變。

義大利,目前的聯合政府是由「五星運動」和「聯盟」所組成,他們的政策:大規模驅逐無證移民。新任內政部長間聯盟領導人馬泰奧·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表示,必須阻止西西里島成為「歐洲的難民營」。國內多數對於歐元區的決策不滿,專家預測,下一次的義大利選舉可能會給歐盟帶來「巨大的麻煩」。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所屬的基督教民主聯盟(CDU)遭逢七十年來的大敗,雖然勉強與德國社民黨(SPD)組成聯盟政府,維持住她的領導地位。但是,德國剛成立五年極右翼政黨「選擇黨」(AfD),一舉問鼎聯邦議會,成為最大的「反對黨」,政黨支持度民調上也超越社民黨,他們反「歐元」、「反移民」甚至有「納粹暴行」的影子。反對黨的聲勢浩大,使總理梅克爾也修正自己的移民政策,她說2015年的「人道主義例外」不會重演,並承諾加強邊境安全和增加非法移民驅逐出境。

奧地利,長期以來佔奧地利政治主導地位的保守黨和中左翼的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s)以及自由黨(FPÖ)在這次總統選舉中已經「被判出局」,面對右翼政黨的「氣勢如虹」,現任總理塞巴斯蒂安·庫爾茲(Sebastian Kurz)做出「誓言」要加強對移民管控。在選舉期間,開始有人提出:「建議」學校應禁止10歲以下女孩戴頭巾,以及「扣押」移民的手機等極端政策。

中國遊客大鬧瑞典飯店也引爆排外?

瑞典,一個對於人權守護古老的國家,是歐洲「最接受」移民的瑞典,今年大選結果,竟是反移民的瑞典民主黨(SD)「大獲全勝」,其把「新納粹主義」作為政黨的基礎,主要政策是對移民「嚴格控管」

法國,目前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所屬的政黨在議會中只佔少數,而他去年大選的對手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所屬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 )「此消彼長」的態勢非常明顯,勒龐女士反歐元,並指責歐盟總部布魯塞爾要對大規模移民「負責」,她甚至說出,「穆斯林在街頭祈禱的情景類似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納粹佔領。」對移民的厭惡不言而喻。

不只是歐洲,台灣在統獨之下,年輕世代不滿也逐漸上升中,而美國總統川普,自由世界的領導人,他的崛起也是對於「舊有」價值的反思,在逆境中,永遠可以反映出「最真實」、「最自私」人民的聲音,這是在、「世界大同」、「兄友弟恭」的「美好時光」所聽不到的。這是金融危機十年後,帶給世界的「金蘋果」,是「禮物」也是「試煉」。(引自九月25日二大一廣場/歐洲右翼全面抬頭!開始任性反移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