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挺誰就誰贏 難撼動的東南亞選舉劇本

吊詭的是,當西方自由選舉國家在譴責的柬國選舉是一場不公平的選舉的同時,台商或資企業卻相當低調,不敢去討論政治或選舉議題,因為害怕過度表態,會影響到未來在地政府的關係。反而會鄉愿的認為,稍為專制獨裁的政府會比較有效率,至少,這些專制獨裁的政府,伸手拿了錢會遵守承諾去辦事。

在2013年的柬埔寨大選中,不時看到執政黨與在野黨的支持者,騎著機車或坐在車上搖旗吶喊在相互較勁。兩方陣營也會在不同地點與時刻,舉辦電音舞會趴的選舉造勢活動來吸引年輕選民,享受這場自由選舉所帶來的民主假期。但是在2018年的選舉,只剩下支持執政的「柬埔寨人民黨」(Cambodia People’s Party,CPP)的群眾與機車大隊,穿梭在首都金邊,已經看不到在野的「柬埔寨救國黨」(Cambodia National Rescue Party,CNRP)支持者的機車大隊,因為在2017年11月CNRP已經「被宣佈」解散。儘管仍有20個政黨候選人參選,不過2018的柬埔寨選舉已經成為洪森所領導人民黨的選舉秀。

自1991年內戰結束後,柬埔寨每次的選舉都充滿了戲劇性,不管是聯合國、歐盟、日本或是亞洲發展銀行,都曾提供舉辦選舉的經費與物資,例如:投開票所的選票與投票箱,也會號召各國民間組織能夠派遣該國的選舉觀察員到柬國去關察選舉。即使日本拒絕派出國際觀選員,但仍提供部分的選舉相關物資,反讓中國成為協助柬國舉辦這場選舉的最大贊助國家。

選舉觀察並不只是觀察投票日當天投票與開票過程,而是監督柬國在頒布選舉日同時的各項選舉相關法令與制度,包括:各政黨間是否能公平競爭與選民可否自由投票等。這次接受柬國中選會邀請到金邊的各國觀選團體,只能監督投票日,各投票所當日投票的過程,美其名是監督選舉,其實是為了洪森政權再次贏得選舉在國際間的背書,因為,柬國除了需要各國資金援助,更需要各國來見證執政黨贏得選舉的合法地位。

2013年柬國選舉已經是一場不太公平的選舉。柬國執政黨控制各種媒體,電視、廣播與報紙,衹能宣傳執政黨的活動,在野黨的選舉造勢也只是點到為止。為了平衡媒體偏差,柬國有許多致力選舉教育的民間團體或是觀察選舉組織,透過當時的短信傳佈各項選舉資訊,或是透過廣播來訴求選民,在投票當日到投票所去擔任監票工作。

2013年選舉,最大的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CNRP)獲得不少席位,但仍然不能撼動洪森所代表的「柬埔寨人民黨」(CPP)執政黨聯盟在國會的多數席位,當時最引起關注的是洪森二兒子洪馬尼首次當選國會議員。2017年在地方選舉時,在野勢力大有斬獲拉近與執政黨的距離,這讓洪森對未來感到憂慮。除了發動司法調查、判刑並解散CNRP外,也順勢將大兒子洪瑪內安插擔任軍職。

洪森在大選勝利後,接受媒體訪問時,很有自信地表示將繼續執政10年,被外界稱為「洪森王朝」正在形成。2018年選舉是洪森政權交替的一場熱身賽,洪森證明自己可以完全掌握柬國,特別是軍隊,在很多發展中國家民主轉型過程裡,軍隊是否支持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誰掌握了軍隊,誰就掌握了一切。即使柬埔寨已經舉辦多次選舉,整個國家權力機制仍然脫不了「誰掌握軍隊就掌握政權」的鐵律。拜各國資金湧向柬國,過去10年,柬國的經濟成長率超過7%。當經濟變得好,軍方獲得的利益就變多,自然就獲得軍方的支持。所以這已經不是誰掌握軍隊,再決定由誰去執政,而是洪森所領導的執政黨,在選舉前已經決定了這場選舉的結果。

在緬甸的歷屆選舉裡,軍方也扮演仲裁者的角色,且每次都是站在贏家。軍方在緬甸掌握絕大多數的政治與經濟利益,但是當時緬甸經濟持續低迷,甚至越來越糟,2015年的選舉,軍方轉投支持翁山蘇姬領導的在野黨,讓翁山可以獲得執政的機會。軍方透過支持翁山領導的在野黨勝選,透漏願意與外界和解的訊息,希望換得更多的經濟資源,特別是來自美國。

巴基斯坦的選舉也是由軍方主導。軍方因不滿納瓦茲·夏立夫總理釋放願意與敵國印度和解的訊息,趁其出訪期間悍然調查起訴夏立夫的貪腐案件,甚至引渡返國接受審判,這些動作都說明無視「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 」(夏立夫派)執政的國會。2018年選舉是一場「另尋代理人」的選舉,軍方接受在「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的伊姆蘭·汗(Imran Khan Niazi),這位板球國家隊前隊長,成為新的政府領袖,而原來的執政聯盟未來可能成為軍方打擊的對象。至於泰國那就更不用說了,總理還由軍人轉為文人的帕拉育·詹歐查(Prayuth Chan-ocha),持續掌握泰國君主立憲運作模式,遲遲不宣佈何時舉行全國大選。

在馬來西亞,由於國陣長期執政,因此軍方一直都被認為是支持國陣,即使在2014年喊出「505換政府」,在野黨聯盟即使贏得半數以上的投票率,但在國會席次仍無法過半下落敗。2018年選舉,在野黨推派馬哈迪,這位92歲的前首相,長期與軍方有淵源,在老馬溫情喊話呼籲軍方要扮演中立的角色,以及在老馬背後站著許多過去軍方大老的相挺之下,軍方決定在2018的選舉保持中立,結果竟然讓長期執政的國陣首次淪為在野黨。如果今天在野黨的領袖不是馬迪,而是安華,或是林冠英,馬來西亞大概也是很難政黨輪替。

吊詭的是,當西方自由選舉國家在譴責的柬國選舉是一場不公平的選舉的同時,台商或資企業卻相當低調,不敢去討論政治或選舉議題,因為害怕過度表態,會影響到未來在地政府的關係。反而會鄉愿的認為,稍為專制獨裁的政府會比較有效率,至少,這些專制獨裁的政府,伸手拿了錢會遵守承諾去辦事。如果一個國家經常政黨輪替或是多頭馬車的話,企業將會無法適從。這或許是所有外商企業,不樂意看到在地國因民主發展可能產生政治不穩定的一種無奈吧!(引自2018年7月31日【Yahoo論壇/陳建甫】軍人挺誰就誰贏 難撼動的東南亞選舉劇本)

作者: 陳建甫

NSPBRI員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