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南向政策 新戰略思維

台灣新南向政策是可以與中國一帶一路相互合作,不是相互競爭。台灣政府未來還是要持續申請加入亞投行(AIIB),民間企業可藉由中國給台商公民待遇的機會,讓台商可以參與一帶一路各項周邊建設,或者是以日本營照業協力廠商身分,以「準」政府開發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ODA)模式,進行東協國家的基礎建設。

2013年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倡議》,2015年發改委發布的《願景與行動》,2016年又成為國務院的國家政策。從國家整體戰略的角度觀察,中國為了防範美國重返亞太或亞太再平衡,提出一帶一路戰略是不得不做的戰略性決定。初期沒有一個國家看好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會成功,2017年美國川普總統堅持以「美國優先」的保守主義作為,拱手把經濟全球化領導者地位讓給中國。

作為鄰國的台灣,面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成功,無需要過度悲觀,直覺認為台灣的外交、國際與經貿空間就因此被封鎖。事實上中國大陸推動一帶一路戰略的舉措是在向全世界宣示,中國這個經濟全球化最大的受益國,要持續且積極地擁抱與推動經濟全球化。

台灣新南向政策是可以與中國一帶一路相互合作,不是相互競爭。台灣政府未來還是要持續申請加入亞投行(AIIB),民間企業可藉由中國給台商公民待遇的機會,讓台商可以參與一帶一路各項周邊建設,或者是以日本營照業協力廠商身分,以「準」政府開發援助(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ODA)模式,進行東協國家的基礎建設。

台灣新南向政策除了以「人」為核心,強調人力資源的投資外,也需要「轉守為攻」適當的調整。短期的戰場還是要關注東協十國,特別是越南,藉由台商聚落所具備的產業供應鏈面向東協,但是長期的戰場將是南亞的印度。

在衡量海外投資諸多風險下,貿然鼓勵傳統產業或製造業直接到海外設廠,似乎不是明智之舉。反而是在減少企業成本下,鼓勵電子與資訊科技業以「外包」(out-sourcing)的方式,將部分半成品交付給當地中下游供應鏈廠商來生產,或仿效美國資訊業將半成品或服務部門獨立轉向外包模式,比較有機會成功。

在對外經貿策略,以越南、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等為主要市場。從製造業朝向高科技產業,以掌握關鍵技術的外包模式,運用當地豐沛的資訊科技人才。台灣訊科技產業必須以創意與效能、團隊合作兼具企業家精神,積極搶攻印度龐大的消費、供應鏈與電商市場。

以東協為例,越南就是台商最早去投資的國家,早在李登輝總統推動「南向政策」時,就吸引不少台商進駐。台商為了節省成本和關稅,將傳統產業或製造業外移到越南,目前越南是東南亞最多台商的國家,台商的產品也占越南出口額的三分之一。

近期越南簽署12個自由貿易協定和43個國家有關稅優惠,吸引不少外資投入越南市場。根據官方統計,2017年前7個月外資金額,比去年同期成長52%,是自2011年以來成長最多的一年。 從越南的各項經濟數據已經被喻為是下一個的世界工廠。

相較東協國家普遍畏懼中國的軍事、政治與經濟強權,印度在南亞國家少數比較不依賴且不畏懼中國的國家。近年來印度是少數GDP持續正成長的國家。印度憑藉資訊科技產業豐沛的人力資源,已經成為世界各國資訊科技產業在海外的重要供應鏈或外包服務業的基地。

印度過去曾經學習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成功的模式,推出具雛型的「東望政策」(Look East Policy)。2014年改名提出更具體的「東進政策」(Act East Policy) ,總理莫迪認為東進政策不只是一個對外的經濟政策,也是印度對於整個世界未來的願景與對全球經濟戰略的一種轉移。

2014年9月,印度總理莫迪推動「來印度製造」政策(Make In India,MII),就是想要吸引外國企業到印度投資或設廠,透過建立先進基礎施設,來強化印度國內公司的生產力及產品品質,增加國內的就業機會,並帶動國內GDP生產總值及稅收;最終目的要使印度成為全球製造中心,同時降低對於生態環境的衝擊。

台灣政府需要正視崛起中的印度,印度面積是世界第七位,人口13.4億人口,僅次於中國的13.8億人口。台灣擁有龐大外匯存底,電子、建築與基礎建設等製造業專精技術,在印度總理莫迪力圖推動的「印度製造」、「數位印度」計畫中,台灣可以扮演關鍵角色。

與其說台灣的「新南向政策」打的是「印度牌」,還不如說印度的「東進政策」是在打「台灣牌」,想吸引台灣高科技產業到印度投資,透過台印外貿關係在某種程度上牽制中國。台灣加強與印度經貿合作,將可以有效降低台灣對中國經濟的依賴程度,或許印度是台灣新南向政策中,少數能夠與中國一帶一路戰略進行公平競爭的市場。

除了推動新南向政策外,台灣政府也要積極加入RCEP或CPTPP等區域經濟合作組織,以及簽署雙邊FTA經貿談判,更要如何規劃短、中、長期的競爭願景地圖。當更多台商逃離中國時,除了改善目前台灣的投資環境,吸引台商回流外,也需要及時鬆綁目前限制金融服務業前往東南亞各國的法令,以開創新的市場商機。(引自2018年6月29日 YAHOO論壇,陳建甫 新南向轉守為攻 台灣應抓牢「印度牌」)

作者: 陳建甫

NSPBRI員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