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堵「反民主力量」擴散 對抗中國的銳實力

凡是想要跟中國打交道,賺中國人的錢,絕對不能在這類「核心議題」上跟中國唱反調,甚至連「想法不同」的想法都不行。但是,台灣社會所珍惜的「民主價值」取向不就是要跟全世界來分享,甚至包括不同想法的中國,一起珍惜台灣民主社會的價值,並不是要去對抗中國的反民主價值。

蔡英文總統在25日一場由「台灣民主基金會」所舉辦的「創會15周年國際會議」中,公開揭露過去兩年中國不斷施壓台灣,威脅台灣的民主生活方式,並限縮台灣的國際空間,甚至連澳大利亞、美國、歐洲和世界各地國家都遇到這股反民主力量的威脅。

蔡總統向國際理念相近的國家喊話,如不團結起來行動,反民主力量就會蔓延,只有志同道合的國家團結合作,我們才能對抗不必要的經濟、政治或軍事脅迫,並捍衛我們珍視的價值。

從蔡總統的一席防堵「反民主力量」擴散這段談話,彷彿讓我們回到古正綱、世界反共自由聯盟(世盟總會)的年代,每一年都會在「123自由日」時刻,號召世界各國反共聯盟代表一起到台灣參加「反共」大會的儀式,只是這次對抗的對象是從「反共產黨」變成「反民主」。

Thomas Pogge曾提出以西方價值中心所建構的「世界秩序」未來失去主導國際社會的力量,西方國家必須和其他國家分享世界舞臺。他主張要以「價值取向」取代「權力取向」來建構全球秩序,並且要以能夠彰顯言論自由、勞工自由等等全球公義價值,同時,任何國際規約應該打破特定國家利益,以全球國家利益為依歸。

川普總統以「公平貿易」之名,限縮經濟全球化,不僅掀起美中貿易大戰,也讓過去支持美國的歐洲盟友感到不滿。美國就像是30年代經濟大恐慌起的英國,無力且無意願提供包括和平秩序、產權保障、開放貿易體系、自由航行、穩定的匯率或通用交易貨幣、度量衡與各種交易規則的標準化的公眾財。

川普總統的「新孤立主義」似乎讓世界經濟掉入30年代經濟大恐慌時期的「金德伯格陷阱」(Kindleberger’s trap)?面對全球經濟陷入巨大週期波動時,從習近平推動「一帶一路倡議」以及11月要在上海舉辦「2018年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各項動作,中國似乎繼美國之後,為國際提供「公共財」,企圖扮演全球信用體系的最終擔保人角色。

不過要接受中國所提供的「公共財」是需要付出代價的。中國也趁勢輸出中國式的民主與發展的價值。它既非以軍事力量為施行手段的傳統「硬實力」,也非以文化、價值、制度的吸引力為呈現方式的「軟實力」。而是以「銳實力」(Sharp Power)方式去影響、威逼、說服、煽動、勸誘、假訊息等手法,在經貿利益、工作權,乃至生存安全提出各項誘因,公開或非公開地,施壓、影響特定對象,讓對方自願做出符合其利益或政策目標的行為,或達到操控、影響輿論的效果。

簡單的說,凡是想要跟中國打交道,賺中國人的錢,絕對不能在這類「核心議題」上跟中國唱反調,甚至連「想法不同」的想法都不行。但是,台灣社會所珍惜的「民主價值」取向不就是要跟全世界來分享,甚至包括不同想法的中國,一起珍惜台灣民主社會的價值,並不是要去對抗中國的反民主價值。

蔡總統或許是想以「民主的價值取向」,去呼籲世界具有民主、自由、選舉、開放的國家合作成為「民主聯盟」,共同對抗中國霸權的「反民主」力量。但是,這項談話無疑地讓目前險峻的兩岸關係更雪上加霜,同時也限縮了台灣未來與中國周旋的空間,讓台灣政府在經濟、軍事與外交上,同時陷入與中國敵對的困境。

面對中國不斷強化的施壓與順從過程,台灣政府的確是可以利用「自己認為」善長的自由、民主、選舉、文化、價值、制度等「軟實力」,去面對或者周旋這個崛起的中國,但是,蔡總統卻選擇一條最簡單的道路,加入以「美國隊長」或所謂的「民主國家聯盟」去對抗中國,如此躁進的舉措,只能徒呼無奈。(引自2018年6月27日【Yahoo論壇/陳建甫】擁抱美國聯盟 躁進的蔡政府)

作者: 陳建甫

NSPBRI員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